犹记春闺梦里人第五章 取血(1/1)

文/容音
犹记春闺梦里人 | 本章字数:865   | 犹记春闺梦里人txt下载 | 犹记春闺梦里人手机阅读
推荐阅读:我的护士女友人脑黑客新婚小娇妻妈妈的奖赏淫欲天麟——丝袜空姐淫乱意料之外的幸福婚姻新婚娇妻的地狱沉沦

沈故渊望着江羡鱼,如炬的目光中带了别样的情绪,“我可以放弃现在的身份,带着你远走高飞,哪怕这一生都活在逃亡中,我也愿意。”

“可我不愿意!”江羡鱼的面色骤然变得苍白,攥成拳头的手微微颤抖。

沈故渊现如今是国师弟子,再往上一步,便是人人敬仰的国师大人,她不能拖累他,更不能毁了他。

泪水从眼眶中汹涌夺出,江羡鱼却故作镇定道:“你走,快走,如果顾南枢知道你来了这,不仅我会要吃苦头,连整个国师府都要跟着受难。”

她不能太自私,木岐山已经没了,这世间除了沈故渊还会惦念她,恐怕再没有别人了。

“你真的不愿意跟我走?”沈故渊似是不死心,他不信江羡鱼愿意在这永不见天日的天牢中,苟延残喘的活下去。

江羡鱼眼底掠过一丝哀凉,“哪怕是死,我也不愿这一生活在永无止境的逃亡中。”

可终究还是迟了,牢门忽的被人一脚踢开,“好一出郎情妾意的戏,精彩得连朕都忍不得想夸上一个好字。”

顾南枢满脸阴鸷的站在门口,眼神冷得可怕。

“国师的大弟子既然与这妖女如此难舍难分,朕就当发发慈悲,让你在这天牢里陪她如何?”

江羡鱼心中猛的一颤,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打了一下,脸色刷得一下变得煞白。

江羡鱼情急之下开口道:“不是的。”

顾南枢深邃的眼眸蓦地一深,面色愈发冷凝起来,“江羡鱼,你当真以为朕瞎了吗?”

薄唇微掀,他的话好似一支利剑,将她的胸腔搅得稀烂。

江羡鱼的面容如同碎裂的浮冰,“皇上说笑了,他不过是奉国师的命拎来取我的心头血。”

“哦?”顾南枢的冷眸微斜,余光看着沈故渊,“沈弟子你来告诉朕,她说得可是真的?”

沈故渊身形一僵,衣袖中紧握着的手早已青筋暴起,江羡鱼拿自己为他开脱,他不能,毁了她的好心。

可,他又如何做得出来?

“当然是真的。”江羡鱼面容凄婉,哑声吼道:“沈故渊你还不快动手,难道怕我的血脏了你的手吗?”

空气愈发的凝滞。

沈故渊最终还是拿起了桌上的匕首。

从小被灵药滋养,江羡鱼的自愈能力很好,鲜血淋漓的伤口隔夜便恢复如初,可疼却是实实在在的,深入骨髓让她这一生也忘不掉。

刀尖划破雪白的肌肤,鲜血从里渗出,火辣辣痛感席卷神经,拿刀的人手抖得厉害,抖散了江羡鱼支离破碎的心。


状态提示: 第五章 取血
全部章节阅读完毕,请试读《舔狗反派只想苟,女主不按套路走!》《女富婆的神级村医》《妖孽修真在山村
(快捷键←)上一章:第四章 心瞎 返回《犹记春闺梦里人》目录最新章节读完了